拈花不为过

人一旦有了感情就窝囊的不行。

寻花问柳系列之我喜欢你,你反对都没用

很久之前的意识流脑洞,存一下存一下
1.
柳词不知道的是,他跟方青砚吵架分手的前一天方青砚跟家里出了柜。
方青砚跟家里出柜的时候闹得不可开交,被方爸爸拿衣架抽,被关在卧室里听着方妈妈一遍一遍地在门口哭着骂他没良心。
后来两个人分手很久之后,方青砚一个人在加拿大还不时会回想那短短几个小时的绝望痛楚,他有些病态地觉得很畅快,这样他也算为柳词作了些什么,柳词是欠他的。
直到现在,哪怕方青砚跟柳词已经分手很久了,但是方青砚在电话里跟方爸爸顶嘴时的那句他对我特别好,我是真的喜欢他还是说的异常坚定。方青砚还没接受他跟柳词的分手,或者说还没习惯,方青砚冷静下来的时候会想柳词如果知道他跟家里出柜还被打的这么惨会不会心疼,会不会就会回头再看看他。
可是方青砚又很骄傲,他不想柳词看到这么狼狈的他,尤其是这个狼狈的方青砚是因为柳词变成这样的。所以方青砚在线下赛之前偷偷去了宁波的事情他谁都没告诉,冷战了半年终于妥协的方爸爸跟方妈妈跟他说,等过几天放假就把迷了他这么久的男人带回家吧,方青砚笑着答应了,他想大不了就找个人演个戏呗,听说淘宝几百块就能租一个好看演技还好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跟柳词长的像一点的。
方青砚不是很喜欢宁波,太大了,他找不到柳词。他只能翻着柳词的微博,去柳词去过的店,一家坐一会,尝一下柳词喜欢的东西,然后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了进去。
2.
方青砚是真的没想到会遇到车祸这种倒霉到极点的事情,被甩过来的电瓶车撞倒的时候方青砚觉得他今年肯定是命犯太岁,水逆冲天,肯定是柳词跟他分手的时候偷走了他的好运气,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方青砚能拿手机坐在病床上看线下赛的时候,已经是比赛的第二天了,柳词顺利进入决赛,接受采访的时候面对着一众粉丝说了句我其实挺想打气花的,跟某个人一起。
这句话直接导致方青砚被允许玩手机之后,刚打开QQ,无数消息就一起跳出来,卡的他的手机差点死机。
方青砚一条一条点开看,有花老师跟阿越让他不要太在意微博贴吧那些评论的,有落叶问他怎么跟柳词吵架了的,有焚影不归跟他说赶紧滚去找柳词复合的。
放下手机方青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小声骂了句不就还能继续气花吗?有什么好感动的。
  医院的饭菜特别难吃,不是夹生就是米没洗干净,但是好在跟那些没啥味道的菜搭配起来营养还是可以的,每天来给方青砚换药的护士人不错,主动替他把笔记本拿去修了一下,医院的网不好,方青砚在电脑上下以前他跟柳词一起的视频包下了很久才下好,下好之后就一遍一遍的看,也不腻,有时候看得困了直接睡过去,还是隔壁床总喊他娃崽的奶奶半夜起夜替他收到一边。
柳词决赛前也发过来一大段话,方青砚一个字一个字看了很多遍,柳词说他一直在等方青砚长大,以前一直希望方青砚能不那么任性,能成熟点,分手之后突然醒悟方青砚的任性和不理智都给了他。越看方青砚越不服气,他特别想跟柳词说,劳资跟你分手的时候已经长大了,都已经20岁了,都成年两年,喜欢你三年了。
3.
线下赛最后一天正好方青砚出院,他一个人收拾了所有东西买了张到上海的机票,进不去会场方青砚就一个人跑去看漫展,倒也不嫌人多闹得慌,还偶遇到因为会场无聊偷溜出来玩的君奕和叶弈墨。方青砚眯着眼打量了君奕半天,义正言辞地跟叶弈墨说拐卖未成年儿童是犯法的,把叶弈墨逗得直笑,然后揪着他的包带说那我一起拐俩算了。
两个小时之后,柳词才通过叶弈墨微博知道了方青砚到了上海,照片里两张嫩脸挤在一起,龇牙咧嘴做着鬼脸,还把一众小粉丝萌的肝颤,纷纷表示叶少爷带孩子辛苦了。
4.
等柳词有空到叶弈墨房间领孩子的时候,君奕正趴在床上研究同样趴着在玩手游的方青砚手上的针眼,听到动静回头,看到穿着队服的柳词,歪头碰了下专心手游的方青砚。
“十七,柳词来了。”
方青砚扔了手机就坐了起来,君奕还在想会不会有个爱的重逢抱抱,他跟叶弈墨要不要回避一下,就看到方青砚把自己藏进了被子里。
君奕:……?
柳词:也就这点出息
叶弈墨:我觉得应该离开这里
“方青砚,你要是说一句不想见我,我立刻就走,你也别这副样子,我心疼。”柳词的情话在面对方青砚的时候一直是满级技能,秘籍都点的甜度加15%那种,硬生生把旁边站着的俩电灯泡甜的一抖。
“你们慢慢聊,我们回避。”叶弈墨拎着还有点想看戏的君奕离开了房间。
柳词看着还团成一团的方被子精,无奈坐到他身边,隔着被子凭运气戳了一下。
“方青砚,我听焚影不归说你挺想我的,他该不是骗我的吧?”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是什么样子?就是柳剑神这样,带着笑和深情,让人不自觉地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方青砚相信了,被子里传来小朋友的低骂声:“cnm焚影不归,再跟他打明花我就是狗!”
柳词听的直乐,隔着被子把人抱进了怀里。“小朋友,不打明花,那跟爸爸打气花吧,爸爸都在那么多人面前邀请你了,你不会拒绝吧?”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方青砚的气就上来了,掀了被子就把柳词按在了床上。
“cnm柳词鸽鱼,你到底怎么想的?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
柳词微微抬着眼看他涨红着脸一副气的不轻的样子,还是没忍住把人按在了怀里。“我后悔了,方青砚。”说着顿了一下,又强调一般的重复了一遍:“我后悔了……”
方青砚脸埋在柳词肩上,瞬间就红了眼眶,半天才使力推开柳词坐了起来,转过脸不肯再看柳词,手却握住了柳词的指尖。
柳词多会哄孩子呀,赶紧顺势抓住人,反手又带怀里了,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方青砚被他笑的脸一直红到耳朵尖,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犹豫了半天还是环抱住了柳词的腰。两个人正面相拥,柳词甚至还拿脑袋在方青砚肩上蹭了蹭,把方青砚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柳词以前天天夸他萌夸他甜,方青砚却觉得柳词才是那个甜到腻的人,比他最喜欢的蛋糕还要甜。
“跟你分开之后,我想了很久我为什么要跟你分手,越想越觉得特别难受,所以我觉得柳词就该喜欢方青砚,这是柳词说的,方青砚反对都没用。”
5.
柳词跟方青砚和好的第二天,花老师决定接下来的几天跟阿越他们一起吃饭,反正某个有花万事足的羊啃啃草就行了。
然后认床的落叶听松直接把阿越打包带回了家。


寻花问柳系列之线下秀

1.
落叶听松没见过方青砚,无论是照片还是真人,或者说基本主播圈里真没几个人见过,小朋友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所以在接到方青砚之前,天策府小当家猜了一路迷弟长啥样,这就导致当他按照方青砚的提示在机场门口接到一身潮牌,架着个墨镜装酷的小帅哥的时候,整根葱都不好了。
“方青砚,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实力,不愧是落叶听方啊。”天策府小当家今天也依旧在自恋和带迷弟自恋的路上一去不返。
方青砚是应官方邀请参加线下的活动,为了把粉丝投票里最受期待的盆栽请到线下,官方不惜把国际飞机票都报销了。方青砚经过深思熟虑,其实就是旁敲侧击几乎明示地确定了某个人会去之后,立马买了回国的机票。
“松哥!”今天的迷弟方也很有活力呢。
落叶带着小朋友打了出租往活动酒店去,方青砚捧着手机非要跟他合影,手机上自拍软件一应俱全,拍完还认真挑选了最好看的存下来,钢铁直男落叶听松表示不懂年轻人的精致生活。
“方啊,你这存着这么多照片,也没见你发过。”
“自拍自拍,给自己看的呐,再说了也没啥机会发。”今天的方青砚也一如既往的把小粉丝的嗷嗷待哺抛到了脑后。
“等下传我一张,我珍藏一下,谁想看一眼就一百块,发财了呀。”
2.
线下活动其实就是把几个门派的选手召集起来打个表演赛,顺便参加个漫展什么的,趁机做一个剑三的宣传推广,然后借主播和明星选手的名气吸引一些新老玩家。
请的几个那都是上海是隔三差五来一趟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落叶听松这个本地的老将军莫名其妙担任了很多人的接引人,对于这件事,浦东剑策的剑纯风清歌表示: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真的是非常没有同队爱。
第二天,阿越下飞机的时候,一眼就瞅到了自家将军身边站了个有些扎眼的小帅哥,心里的小醋缸子立马被鸡小萌给掀了,眼睛都要斜天上去了,气呼呼地把行李箱拖得哗啦哗啦响。
“越越~”还没等阿越走到面前,方青砚笑呵呵就迎了上去。
吧嗒,行李箱就这么被惊呆了的叽扔在了地上。阿越抓着自家将军的手腕,看看小帅哥,再看看自家大帅葱,再看看小帅哥,再看看大帅葱。
“我去,这特么的是方青砚???”
然后整个叽就沉浸在了没事就跟自己说骚话的小崽子居然是走偶像路线的震惊里。
方青砚还坏心眼地逗他,带阿越去酒店的路上,特意挤在后座找话题非要跟阿越说话,硬生生给阿越聊急眼了。
“方青砚我看你就是没有柳词看着你就瞎皮!你看我不打小报告的。”
谁知方青砚一挑眉,得意一笑。
“那我们等着看他向着谁?”
真滴气人这个小崽子!
落叶无奈伸手呼噜了一下阿越的毛,安抚一下自家浑身的鸡毛都炸起来了的叽。“你啊,自取其辱不是嘛?”
阿越不服气,凭借体型优势按住了方青砚就是一顿狠狠蹂躏,把方青砚特意去做的自家偶像同款顺毛锅盖头揉成了鸡窝,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顶着鸡窝的方青砚笑的那叫一个畅快。
3.柳词抵达上海的时候,机场四人组正蹲在个小角落里头对头得开黑手游。海棠是在柳词之前一个小时到的,跟方青砚来了一个同是天涯帅气少年的碰头以后,跟着一起蹲着玩起了手游,蹲累的阿越甚至直接往地上一坐大咧咧地靠着他家将军,看的海棠很羡慕刚准备往方盆栽身上靠就被一只手扼住了命运的后衣领。
“柳词你拽我干什么?”
方青砚猛的抬起头,看久了屏幕的眼睛有点糊,柳词看着他傻乎乎笑着抬头,又低头揉吧了一下眼睛,被萌的一颤,伸手替他撩了下刘海,方青砚可能是太久没见到柳词,思念作祟,下意识地往柳词手上蹭了蹭,把柳词蹭的心花怒放,四下看了一眼,觉得没人注意,立马弯腰亲了一口自家小盆栽。
“兄弟,你们这就过分了啊?这还一个单身的呢,注意一点。”
海棠公子觉得眼睛疼,并且转过身去戴上了墨镜。
海棠公子不想说话,并向你们扔了一坨八二年的狗粮。
4.
柳词跟方青砚理所应当的住了一间房,大床房,很舒服的那种,尤其是柳词看到抽屉里的必备物品之后,觉得更舒服了。
方青砚没有什么危机感,从以前就是,所以在柳词说去洗澡的时候,方·年少无知·单纯可爱·青砚笑着说好的,你快点洗。
柳词拿了换洗衣服,笑的意味深长,然后洗了个仔仔细细的澡,光着膀子就晃了出来。方青砚淡定自若地看了一眼柳词稍微有了点肌肉的腰腹,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如果忽略他涨红的耳朵,是真的很淡定。
“小朋友手机很好看吗?”柳词湿着头发靠到方青砚身边,发梢的湿意让方青砚不自在地挠了挠脖子,柳词顺势就抓住了他的手,低头在方青砚后颈轻轻咬了一口。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方青砚抖着手拽掉了柳词松垮的睡裤,然后被红着眼睛的柳词压进了被子里。作为报复,“小心眼”的柳剑神扯掉了方青砚同学的所有衣服,扯到内裤的时候还坏心眼地凑到方青砚耳边哑着嗓子说了一句:缴械。
方青砚一边抬了腰配合他把内裤丢出被窝,一边恶狠狠给柳词脸上来了一口。
“柳剑神醋劲这么大?”
柳词手慢慢按到方青砚腰上,理直气壮:“是我柳词歌妤不够强了,还是你方青砚要上天了?还偷偷明花冲分是吧?”
方青砚被揉的呼吸都重了,还不忘给认真开垦的柳剑神翻了个十分到位的白眼。
不过柳词这一下,方青砚觉得自己以后打明花的时候,听到缴械,满脑子都会是柳词低哑的嗓音和划过他后腰的指尖,真的是分分钟把持不住。
两个人折腾了半晚上,柳词把莫名其妙亢奋的方青砚带进浴室,出来给方青砚拿换洗内裤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躺着一张纸条。
“良夜漫漫,两位公子多注意一下肾。”
偷偷把自己房间的某些用品放到柳某人和方某人房间的海棠公子深藏功与名。
5.
第二天柳词和方青砚接到花舞剑的时候,花舞剑指着方青砚后脖子的那块红瞪着柳词说了句:“禽兽啊!”
毫不知情的方青砚回头笑眯眯问去哪吃饭,把花老师萌的又瞪了一眼柳词。柳词接收到信号之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边跟花老师眼神PK,一边勾着方青砚肩膀把走错方向的盆栽揽了回来。
最后到酒店的时候,花舞剑痛心疾首地拉着方青砚的手说了一句:“你吧,人是好人,就是眼光差了点。”
柳词差点没忍住把手里拎着的方青砚的小背包砸过去。
“方青砚你以后少跟他一起玩,拉低智商!”
至于花舞剑因为这句话记仇,打气花花的时候认真放生了柳咩咩的事情,就先不说了。

6.
剑三的线下活动观赏性一直不是很大,幸好来的主播里靠颜值就能撑住场的不少。方青砚还特意仔仔细细拾掇了一下自己,顺便把企图穿大裤衩子就上台的柳词一起拾掇了。
于是线下活动现场的迷弟迷妹们就看到了一个潮到不合常理的柳词舅舅,各大主播粉丝群里纷纷流传开舅舅这次线下是带舅妈一起的!
对此,了解实情的诸位主播表示:看不下去了,眼睛疼。
还没等迷弟迷妹们缓和过来,主持人叫出了方青砚的名字。
然后现场又沸腾了,柳词低头避开摄像头偷偷笑出了声,站他旁边的海棠翻了个白眼。
“柳剑神,你还能笑的再贱一点吗?”
然后柳词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能。
方青砚站到柳词身边的时候,柳词下意识侧头给他理了理有些歪了的兜帽,还坏心眼的揪了一把方青砚的头发,惹得方青砚狠狠白了他一眼。
“我说两位,你们收敛一点吧,台下的小姑娘都要激动得昏过去了。”
操心命的花舞剑侧身给他俩挡开了台下的不少目光,他清楚地看到台下一开始举着柳词叔叔手幅的小姑娘激动的手幅都掉了。

寻花问柳

隔了很久很久很久的小更新~希望盆栽栽每天开开心心,希望咱家tag里每天都有可爱的太太的粮
爱你们,比心心❤

http://t.cn/R17x5Lk

寻花问柳恋爱经

这是接上次的一点点,顺便加了一点点在群里的脑洞,真滴脑洞一时爽,甜到没盆友,码段火葬场,各种尬聊
老规矩,链接见评论,爱你们❤
http://t.cn/R3qSMhr

寻花问柳深相结

偷偷更新!
本来想敲一个互相套路的梗,然后突然想起来还有个表情包要用起来,果断迅速表白在一起,也算甜一下小可爱们

链接见评论~爱你们(●'◡'●)ノ❤

寻花问柳龙门境

这应该是个比较长的红豆体连载,后续还有盆栽的意图不纯,沈依依和方盆栽的闺蜜同谋,花老师套路盆栽等等。五一回去课少了点,就努力开一个小坑(●'◡'●)ノ❤
链接见评论
http://t.cn/RujjVr7

寻花问柳之梦醒时分知我心

很久没有写小段子了!不要嫌弃我!你们要爱我!毕竟我特别可爱!


柳词收到花老师消息的时候正开着直播斗地主,粉丝陪着又送了不少豆,直播间都是哈哈哈,消息提示响了几声,柳词也没当回事,又输了几把关了直播,美滋滋洗了个澡才摸过手机点了开来。
“小混蛋找我了。”
“不对,现在是大混蛋了,他找我道歉了。”
“我把他骂了一顿”
“他要a了,让我转给你一个音频,我觉得会很难听!”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会想听一下,发给你了。”
柳词手指移到那个不大不小的文件上,系统默认数字文件名,柳词一瞬间想到了很多,这可能是方青砚的道歉,可能是方青砚的示好,可能是方青砚的狠话,柳词想他才不想听,哪一个他都不想听,然后指尖一动点了拒收,不原谅,爸爸不想原谅这个儿子好吧。
“不想听,头疼。”柳词不是不想知道到底方青砚说了什么,只是他不想再让步了,方青砚出国的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是他方十七要跟柳词老死不相往来了,那柳词就绝不会先回头了。
“柳词,你知道方青砚为什么梗着个脖子跟你冷战了两年多吗?”
“他煞笔。”
花舞剑那边拿着手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的是懒得管这两个人啊。虽然这么吐槽,花舞剑把跟方青砚的聊天截图发了出来。
“只要我去找他认怂,他一定会笑着说没事,我原谅你好吧,只是从此可能我们就真的再无任何瓜葛了,所以我梗着脖子跟他对着干,我就不道歉,我就要让他恨我,起码对他来说,我不是一片空白。像我这样的人就是任性妄为惯了,我就不想让他好过,他特么的就必须要跟劳资纠缠不清。”
“这小混蛋是不是就想太多,柳词你说说你怎么教的,教成这个德行?”
柳词一个字一个字把那几行字看了好几遍,看一遍心里就沉一点,那种感觉就跟斗地主刚买的豆一把输了一大半一样,明明是自己出的牌最后后悔咬牙切齿的却还是自己。
“柳词,你怎么就没想过其实小混蛋是喜欢你的呢?”花老师这个从柳词跟方青砚绝交就想问的问题可算是问了出来,明明双箭头那么粗,到底是为什么搞成了现在的情况。
柳词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怔,对啊,为什么呢?
花舞剑等了半天没回复,知道柳剑神又不知道想啥去了,手机一扔继续他的散排大业去了,花老师永不认输好吧。
一个小时之后,柳词的消息又来了就四个字:“再发一遍”
花舞剑一边点了进入jjc,一边把文件又转发了一遍,嘴里还念念有词:特么的都是煞笔。

柳词把那一段两三分钟的音频听了好几遍,方青砚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偷偷进修了吉他,自弹自唱一首愿你,有点跑调,声音软软的,听的柳词特别难受,他的小盆栽怎么就背着他偷偷又变可爱了。
“愿你的身后 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 的模样

你眼中的光芒 依旧闪亮 诉说着那些疯狂

还是想说句对不起,还有……我其实有那么一点喜欢你,我想了很久,虽然你可能会更讨厌我,但我还是想说出来,我要a了,想来想去就这一件事还放不下,但是方十七的字典里没有遗憾这两个字,所以柳词歌妤,我喜欢你。”
柳词当初狠心删掉了方青砚所有的联系方式,避开所有能一起的官方活动,想着断就断的再彻底一点,结果到最后还是柳词自己找这个求那个要一个电话号码。
等花舞剑结束他的散排大业百忙之中想起了柳词先森,于是在洗澡之前抽空又给柳词发了个消息:
“柳剑神,你是听上瘾了?”
“歪?”
“柳词你干什么呢?”

但是刚刚从落叶将军那拿到号码的柳剑神还在为开场白挠后脑勺,压根没想着回消息。
柳词把那几个数字按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没有拨出去,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跟方十七小朋友说什么。
问他会不会看比赛?
问他什么时候回国?
问他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问他最近加拿大冷不冷?
柳词觉得自己脑子里仿佛有俩方青砚的花萝在打架,短夜长中国结花萝说:“你不是想
已经知道十七喜欢你了吗?赶紧表白在一起呀。”
黑盒子狼头面具花萝说:“方青砚已经放弃了,你没机会了,后悔也没用了。”
柳词瞪圆了眼睛把要打起来的俩花萝丢出脑子,咬咬牙,按下了拨号。
“嘟……嘟……嘟……嘟……”
柳词觉得自己把所有的勇气都赌在了这个电话上,他甚至给自己做了决定,只要方青砚接了这个电话,他就原谅这个傻了吧唧的小朋友,并且告诉他,其实柳词已经喜欢方青砚很久了。
“歪?谁啊一大早的?”
听到方青砚带着困意的声音的一瞬间,柳词突然就觉得够了,这辈子只要有这个傻乎乎的小朋友,他柳词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方青砚,你的有点喜欢还剩多少?”
“……”
“cnxm!!!!”
柳词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低低地笑出了声,半分钟后,短信提示音响了。
“还剩很多。”
柳词鸽鱼,男,27岁,著名气纯选手,因为名叫方青砚的一句表白笑的跟被蚀心蛊了的傻咩一样。
同时洗过澡美滋滋在群里皮的花老师收到了来自方青砚的红包x1,乐颠颠点开,获得爱的52.0元。
后来花老师在跟和好的俩人jjc的时候问起那个录音,方青砚沉默半天,然后爆死了对面的天策之后笑着说:“就是那天睡醒之后,突然就想明白其实我很喜欢他。”
柳词紫气拍死对面想拉人的莫问,随口回了句:“我也喜欢你。”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花花花花舞剑已下线。

寻花问柳系列

翻了翻手机里存的一些图,就突然开了个奇奇怪怪的脑洞,随便看看,博君一笑就好啦,照例比心心爱你们!

链接见评论~

http://t.cn/RmIdQpp

寻花问柳

好久木有更新啦,最近清明活动,背篓真滴适合花花,必须给花花们尤其是十七来一发挖宝活动。
别人挖宝换挂件,我们盆栽挖宝捡男朋友好吧!
傲娇心软小十七,直球表白柳舅舅,双面间谍QQ小葱,日常被黑阿越君。
链接见评论,我爱你们好吧。
http://t.cn/RmqCIAY

鸡飞狗跳谁重要

好久木有更新!来蹦跶一哈!
两个问题就跟亲友讨论的时候开的脑洞!
随便看看!
链接见评论!
http://t.cn/RnjtOzO